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国际护理学院 >> 多数来这里的人都不叫「病人」、「患者」,而是「就诊者」

多数来这里的人都不叫「病人」、「患者」,而是「就诊者」

2017-09-03 20:03:54 来源: 浏览:55
分享到:0

国际医学院

不孕症是病吗?

    至少我们的医保不认为它是。生殖医院的官方资料中也大多非常小心地不提「病人」、「患者」,多数时候,来这里的人被称作「就诊者」。

    在全面放开二胎的两年后,中国的生育率并没有如官方所预料的回升,仍然在 1.5 - 1.6 的低位徘徊——按照国际标准,要维系正常的代际更替,生育率应该不低于 2.1。

   「繁荣」的反而是不孕不育门诊,澎湃曾引用了一个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的统计数据,截至 2016 年 6 月底,那里上半年辅助生殖门诊量同比增加 37.6%。

    一个被广为引用的数据来自中国人口协会 2012 年的调查:中国有 4000 万不孕不育患者——相当于加拿大一个国家的人口总量,占育龄人口的 12.5%。

    如果考虑到其中 10% - 20% 需要求助于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推算,应该有 400 - 800 万个家庭对辅助生殖技术(人工授精或是试管婴儿)有潜在需求。

    而在中国,越来越低的生育意愿与不孕症的共存,让这个问题变得愈加复杂,两者以某种几乎荒谬却不失合乎逻辑的方式矛盾却又和谐地共存于这个国家。

繁忙的不孕不育科

    上世纪 90 年代,当赵伟鹏游说美国遗传与辅助生育研究所,希望在中国成立一家中美合资的辅助生殖医院时,美方有人很不能理解——作为一个「控制生育」的国家,在中国,帮人生孩子的医疗手段会有发展的空间吗?

    不过,时间将很快能够证明。在今天的中国,不孕不育科几乎是中国医院里最繁忙的科室之一。

    在北京,2010 年就有媒体报道,单北医三院的生殖中心,单日门诊量经常超过 1500 例,平均就有一千多例,每天的辅助生殖手术大概在三十例以上,在那里的不孕症群中流传着一个冷笑话:「北京的生殖中心人太多,队排得老长,排着排着都怀孕了。」

    不用问路,随着人流,绕过从血检窗口排到走廊还转了个弯的血检队伍——这队伍,不消说,大部分是生殖门诊的病人。

    挤进一个小小的电梯间,电梯缓缓上行,有人在互相问候,「小李,今天又值班呀?」那个被称作小李的人高马大的保安赶紧低头跟对方打个招呼,「大姐早,今天是来取卵,还是移植?」

只要医生不赶我走,我就继续做 

    两年的历程,我奔波在各大生殖中心。见到了各种中国式「造人的故事。

    Y 是那天我遇到的另一个高龄就诊者,安徽农村人,面色姜黄,一双手骨节突出,粗糙,花白的头发却扎得整齐,不蓬不乱,衣服也分外干净。Y 是生过孩子的人,然而,「孩子没了」。

    那天,Y 不停地向熟识的姐妹絮叨自己的纠结,「这次是取呢还是不取呢?」B 超的结果显示,她只有一个优势卵泡,一次取卵手术要 6000 块钱。6000 块只取一个卵子,Y 觉得真贵。

    为了就诊,她住在医院附近的一个试管妈妈小屋里,一个床位 60 块,「特别干净」。三天后,该是 Y 来取卵的日子了。早上 7 点半,取卵的队伍里,我看到了 Y,她在第一批。

   「这么大年纪,长个卵子不容易」,她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她已经存了 3 个胚胎,加上新取的,有四个,不管是经济能力,还是年龄,都付不起下一次促排、取卵了。

    就在三天前,S 整理着一下午拆得的两个比拳头略大的青灰色毛线球,她跟旁边的人说,「只要医生不赶我走,我就继续做」。

不孕潮来了?

      仿佛一夜之间,生殖门诊变得人满为患,是因为不孕症发病率在增加吗?主因应该并非完全如此,彭献东这样回答我。

    彭是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的医生,是中国最早的那批进入辅助生殖领域的医生之中的一个,他告诉我:现在觉得医院里不孕症的病人特别多,可能是因为现在他们来医院了。「从前这样的人一般不去医院,他们或者看中医,或者领养个小孩完了。」

    WHO 对不孕症的关注几乎与她对「避孕」的关注始于同一时期。

    官网上,WHO 对不孕症有两个定义:临床上,「一对夫妻进行规律地无保护性生活达到一年时间,而没有怀孕」,便可被诊断为不孕症;从人口学角度看,不避孕,非哺乳期,有生育意愿,5 年,却没有怀孕,被定义作不孕。

    WHO 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2010 年,在全球范围内,大约有 4850 万想要孩子的育龄夫妇无法在五年内如愿,其中 1920 万夫妇不能拥有他们的第一个孩子,2930 万夫妇无法再要一个孩子(后者的数据不包含中国)。」

    每一个新技术的出现必然会带来一系列与之相关的伦理、法律、社会与资源分配的思考;每个国家也必须制定既符合国际共同准则又切合国情的规范与准则。然而,制定规范与准则的目的不是限制科学与技术的发展,而应为其健康发展提供宽松有序的支撑性政策环境。

 

 

 

 

 

                                          排版:任敏杰

                                          文编:顾小颖


 

 

 


 

感谢外语护理系投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